豆瓣9.4,全网为她的“不正常”点赞

发布日期:2022-07-18 16:34    点击次数:198

不知道大家发现没有,最近这些年,越来越多的影视剧开始致力于将那些未曾得到充分关注的疾病去污名化。

之前给大家聊过的,比如日剧《疗愈心中的伤口》,法国的《标准之外》和韩国的《证人》,都是试图用个体的遭遇,让更多人意识到社会对某些疾病的错误观念。

慢慢地,这类设定也有了固定套路,通常是给主角安排一个特别的疾病特征,一路升级打怪,获得他人认同。

不过就在大家以为,这样的故事不再有推陈出新的可能时,有部韩剧再次打破了大家的惯性思维,开播时籍籍无名,四集过后收视率翻了5倍——《非常律师禹英禑》。

女主禹英禑患有孤独症(自闭症),从小与父亲相依为命。

这类人群普遍缺乏理解他人情绪的能力,也无法准确表达自己的情绪状态,社交一片空白。

所以在女主小时候,爸爸总是为她的“冷漠”而发愁。

一次偶然,爸爸发现她竟然能将韩国《刑法》倒背如流,女主才就此开启了非常人生。

在病友中,她算是比较“幸运”的那类,不仅有超强的机械记忆,社交能力也在爸爸的不断尝试和训练下,足以应付日常生活。

女主成年后,顺利拿到了法学专业的文凭,成为韩国第一位自闭症律师。

本剧的故事,就从她入职知名律所后说起。

在外人看来,女主就是一个“不正常”的女孩。

她走路的姿势有点奇怪,而且对各种大门有着别样的执念,每次都要做好心理建设,才能以满意的方式进入另一个空间。

她还有一个特别冷门的爱好——沉迷鲸鱼,平常一开始发散思维,她就要对身边的人科普鲸鱼知识,毫不顾及对方是否感兴趣。

她也经常受强迫性思维的困扰,吃饭只吃食材一目了然的紫菜包饭,卷宗资料一定要摆放整齐后才能开始阅读。

正因为如此“怪异”,女主的上级一开始并不认为她能够胜任律师的工作,只让她负责一些简单的案件。

女主没有看出上级的偏见,反而发现一场“妻子被家暴,还手打伤丈夫”的刑事诉讼中,有个被大家忽视的环节。

如果套用民法的条款,那么原本大概率被判杀人未遂的妻子,极有希望获得相对较轻的伤害罪缓刑。

之后,这场诉讼在女主的参与下,为那个被家暴的妻子讨回了公道。

上级也因此对女主刮目相看。

跟之前展现公检法领域的韩剧不同,《非常律师禹英禑》并没有拘泥于“自黑”的传统,而是全程围绕女主这个人物展开。

其中一集提到了一场特殊的刑事案件,发生在药企公司的会长家里。

身强力壮的小儿子, shelterApp将当时处于醉酒状态的大儿子殴打致死,被检方以伤害致死起诉。

考虑到小儿子同为自闭症患者,上级决定让女主参与这场诉讼。

在旁观者看来,女主同为患者,应该比一般人更容易获得被告的信任。

但实际上,被确诊孤独症谱系障碍的人群,个体之间的差异非常大。

打死人的小儿子,智力水平仅相当于6-10岁的小孩,刻板行为十分严重,几乎无法与陌生人交流。

就在大家束手无策的时候,女主忽然意识到,小儿子出现刻板行为时大喊的“找死!不可以!”,并不是行凶时的咒骂,而是在表达着急拯救有自杀行为的大儿子。

随后,女主和同事仔细查看了大儿子的房间,找到了他藏在角落里的日记,其中详细记录了他因为学业压力产生的自毁倾向。

然而,就在找到突破口的同时,网上对于这个案子的讨论却走向了极端。

很多不了解事件全貌的网友,都为“自闭儿杀死高材生”感到不平,甚至呼吁要把杀人的自闭症患者关进监狱。

女主看到这些极端评论,内心五味杂陈,她想到了历史上孤独症谱系障碍患者的遭遇。

在二战期间,很多残疾人、精神病患者都被纳粹判定为“不值得活下来的人”,最终被强行安乐死。

而在当下,这些边缘群体虽然不再受性命威胁,却依旧在生活中遭到因无知而生的偏见和歧视。

值得一提的是,《非常律师禹英禑》获得超高收视率和好评,并不仅仅因为展现了孤独症患者的个体遭遇,也试图描绘出一个摒弃偏见后的社会图景。

小时候,女主就读于普通高中,经常被同学们霸凌,但每当这时,正义感爆棚的好友格拉米就会挺身而出,两人的友情一直延续到了成年后。

大学时期,女主经常占据年级第一的位置,其他学霸因为争不过,索性就给她起了个外号“反一禹”——反正最后第一也是禹英禑。

然而,尽管嘴上有怨言,女主的同学兼同事依旧会在她需要帮助的时候及时出现。

女主虽然因为病症面无表情,但一直都记得他人的善良。

而上级这边,同样因为女主接连发现几宗诉讼的突破口而对她印象改观,和女主平级的同事认为这是带有同情的偏爱,可上级却说,女主得到的一切都是凭借她的工作能力。

正是在这些人的帮助下,孤独症女主的律师生涯,才显得如此一帆风顺。

不仅如此,这部剧也将孤独症的特点,巧妙地与律师这个职业做了微妙的类比——

比起普通人,孤独症患者的世界只有自己,因为缺乏感知情绪的能力,显得十分冷酷;而这一点,恰恰是社会对律师这一职业的普遍认知。

然而在实际工作中,表面冷酷的女主,却并非“莫得感情”。

第五集里,女主和同事接手了一宗争夺专利权的诉讼,被告是他们的委托人。

一开始,原告拿不出确凿的证据,证明被告方剽窃专利,但因为咽不下这口气,私下给女主写了一封信,陈述专利权被剽窃的遭遇。

女主原本对委托人的说辞就不太相信,这下更加觉得有问题,于是建议同事重新分析这起诉讼。

同事告诉她,对委托人的完全信任才是律师应该有的职业操守,换句话说,真相到底是什么对律师来说并不重要。

女主犹豫再三,把那封信收了起来,假装无事发生。

之后,原告经过不懈努力,终于找到了被告剽窃的证据,打赢了这场官司。但因为长期把精力耗在官司上,工厂也彻底倒闭了。

女主的委托人虽然输了官司,但他早就拿着剽窃的产品金蝉脱壳,签下了大单子,根本不在意这个结果。

这场诉讼让女主耿耿于怀,认为自己成为了恶人的帮凶。

当天回到办公室,她便把委托人送的招财画扔掉,将原告那封言辞诚恳的手写信挂了起来,以此警示自己再也不能做冷酷无情的“帮凶”。

整体来说,这部剧的前几集已经将主角人设建立完整,“非常律师”禹英禑之后还会有哪些出人意料的职场表现,好奇的小伙伴们可以跟我一起拭目以待了。

有趣的是,就在这部剧收割好评的同时,也有人给出了差评,理由就是不相信现实中会有自闭症患者成为律师。

但这种小概率的奇迹,在现实中真的存在。

2017年,英国有个孤独症患者因为在健身房遭到辱骂,花费两年时间自学法律,最终打赢官司,获得了应有的赔偿。

2019年,一个叫海莉·莫斯的孤独症女孩完成法律专业的学习,成为美国佛罗里达州第一位孤独症律师,简直就是“现实版禹英禑”。

尽管这样的奇迹在生活中是极少数,但至少能够让人们意识到孤独症人群的存在。

用开放的眼光去认识、接受这个世界,总比躲在屏幕后面否认现实,要有意义多了。



栏目分类



Powered by 南京苯邦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